•  

    又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。长江沿线城市的雨,来得比南方沿海地区的雨讨厌得多,小里小气,毛毛雨爱和大风作伴同时出击;粘腻的发根,负离子吹风机也吹不干。我喜欢直接干脆的雨,小雨不如暴雨来的舒爽,来一刀狠的。

    五月开了头,生日过完了,今年记得生日的剩下2个朋友,就此事上深感寂寞。情绪的深渊与作女的操守让我觉得自己对任何人都不再重要……睡觉、看剧、独自吃完快递送来的蛋糕,生日的一天不该被这样度过。忧愁在心里画了一个小圈,把我的喜悦困在了里面。还是想要陪伴,要对方看到自己时眼里耀眼的喜悦之光,要被爱,要被当成“小公主”。人的情感宣泄有高峰期吗?我不知道。24岁的和我19岁一样,渴望着被爱和关注。

    在以往的艺术作品里,“要爱的女孩”似乎一直是被笑的对象:无追求无灵魂无自我。理想和个人追求似乎永远是被高捧的产品,仿佛有了它们就可以散发无穷女性魅力;追随斯特里克兰特的博朗什被嘲笑抛弃而亡,丢了性命还是依然被嘲笑。我也嘲笑过这样的人群,出于自我标榜,或是树立自身的“独立”形象,一度厌恶追随男人的女人们。但到了现在,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挂着“独立女性”雨衣,追寻“被爱”的自己厌恶的女性的其中一名。做不到高挂自己的感情不顾,做不到独当一面面对人生种种。今天,我愿意承认自己的“追求爱”的庸俗本质,对自己保留着厌恶和喜爱,依然会高高挂起对“求爱女性”的瞧不起,哪怕是做个样子,也要先把自己骗过去,也许骗着骗着一切就成真了呢?谁知道。

    最近常有“长大了”的小领悟,不知真假,常有这样的感受。这怎么都算好事吧。不跟自己过不去,不给自己找麻烦,面对事情A的发生就好好思考成因-过程-结果-反省,不陷入惯性情绪深渊,这怎么都算是好事。

    《年轻的教宗》是一部平静的剧,暗示着God的存在,教宗的看似自由与内在的保守,平静的夺权之争,让我很平静地看完了10集。

    希望生活里发生一些让我感到“好开心呀”的事情。

    晚安青年节,早上好,立夏。